优德官方网站

   
新闻资讯
   当前位置:优德官方网站 > 优德官方网站 >
预告:凤凰卫视《名人面对面》21日播出许戈辉专
发布时间:2019-11-16 23:55 作者:优德官方网站

  日前,国际著名投资家、量子基金创始人乔治索罗斯在北京行期间,接受了品牌节目《名人面对面》的独家专访,这位“金融大鳄”就投资理念、人生哲学等话题与主持人许戈辉进行了深入交流。

  与以往的低调不同,此次索罗斯造访中国的行程安排的十分紧密,每天参加数场见面会并多次发表演讲。尽管如此,百忙之中抽身接受专访的他依然神采奕奕,言谈之间尽显线岁的老人, 自几十年前创建量子基金以来,一直位于国际金融界的风口浪尖。世人眼中,他有一双发现经济泡沫的锐利慧眼;他有一副扫荡市场的冷酷心肠;他是拥有超能力左右世界金融市场的“投机之神”。然而,在索罗斯看来,自己却是一个经常犯错的人:“人们总是低估形势,我也经常这样,总觉得泡沫不会发展得太大。我有时有些想法,但我知道这些想法不是绝对的,因此我必须经常反思它。如果事实与我的想法相左,我一定会重新审视,有时也会放弃自己的想法。这可以帮助你锻炼批判性思维,批判性思维会帮助你避免犯更大的错误。”

  投资家、慈善家、哲学家,在外界对自己身份的诸多认同中,索罗斯本人更希望被认为是一位严肃的思想家。思想家往往都对幸福等话题有着异于常人的理解,索罗斯亦是如此。经历过两段婚姻的他认为过得开心并不是幸福,真正能让他感到幸福的是和聊得来的人畅谈想法、从纷繁复杂的情况中发现问题,遇到巨大挑战时可以妥善应对。

  整个访谈过程中,索罗斯对每一个问题的回答都十分认真,即使面对单刀直入的提问、备受争议的话题,也毫不回避。

  据悉,《名人面对面》“对话索罗斯”上下集将分别于6月21日、6月28日晚 20:30在凤凰卫视中文台首播。

  戈辉:我对您所讲的非常感兴趣,希望您能告诉我更多一些关于您的理论是如何运作的?在实际事例中您是如何实践它们的?我读了一篇《金融时报》的编辑写的文章,他回忆了2007年8月17日的午宴。他说在那次聚会中,华尔街21位最具影响力的地金融大亨谈论是否会出现经济衰退,大多数人都说不会,只有两个人意见不同,其中一位就是您,因为您认为危机就要来临了,在那时候您是如何知道的(危机就要来临了)?

  索罗斯:因为我有这个理论,我们不预测,市场也不允许我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发生,这个危机会有多大,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它要来临了。

  索罗斯:基本来说,都在报纸上,没有什么我能看到的秘密成分,(信息)都在报纸地上。

  像我或者其他的人常会错误的认为泡沫不会变得这么大,常常会低估(形势的恶劣性)。因为,我在2000年犯过错误,我以为它会很快结束,但它依然出现了最后一次剧增,所以我就损失了资金。这次泡沫在我2006年出版的书里面就提到了,在2005年就有,我说过这个泡沫不会持续的,所以我没有预料到它会持续到2008年,损失最严重的就是在2008年。如果它早一点结束,它就没有这么大,损害也会减小

  戈辉:现在您告诉中国人,说中国正在从危机中恢复,而且进展的很迅速,这一次,您觉得您是否又低估了泡沫的影响了呢?因为您觉得中国正在恢复。

  索罗斯:没有低估,(恢复)这是可能的。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判断也是不可靠的,所以我会不断地重新审视我是对是错。我有一些见解,但我知道这不是最后的答案,我要一直重新评估,如果现实没有肯定我的预测,我就要重新审视。有时候,也要撤销自己的判断。所以,这有助于你锻炼批判式思维。批判式思维可以防止你犯重大的错误。

  索罗斯:是的,对于我来说,这是最重要的事。事实上,比赚钱更重要。它对于我的投资是一种向导。在我的投资中,我也犯了很多很多错误。我觉得,我可能比别人优越的地方是,我更善于发现自己的错误,这也是我为自己挽回资金的方式。

  索罗斯:是的,我很开心我能承认自己犯了错误,因为之后我能改正错误。通常,人们很不情愿承认他们错了。

  索罗斯:那就是为什么重要的人物会犯重大的错误。我得到主要的教训、最重要的启示是:……

  索罗斯:我很倾向于抽象思维,所以一直有这样的雄心。我觉得很多人想要理解他们生活的世界,因为这是很自然的,对我也很重要。我受我父亲的影响很大。他有一些很不寻常的经历,我也有一些很不寻常的经历:生于贫寒,成长于一个中产阶级的家庭,我是犹太人,后来德国人来了,他们把所有的犹太人聚集起来,驱逐他们,并且杀害了他们。幸运的是,我父亲根据自己的经历推算出:会有时候正常的规则无法应用,如果依然遵循正常规则,就无法存活……

  戈辉:您抓住了革命性变化的大好时机,甚至会有很多政治势力参与进来。因此,您如何看待您的金融投资和政治之间的关系?哪个是您最终的目标?您是为了投资赚钱,增强政治力量吗?或者把政治当作赚更多钱的工具?

  索罗斯:不是的。我的确想影响政治,因为关心人类,但是我不追求权力。谦虚地讲,我应当追求真理,我非常关注对现实的理解,这是最重要的事。所以我认为,对于世界来说,有一些关心真理的人也很重要。例如,最近我发现,有一些违背民主的事情存在。我曾通过自己的基金会向全世界宣扬民主。后来,布什总统执政,危及到了美国的民主,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打击。例如,他使美国入侵伊拉克,他欺骗了美国的民众,说伊拉克有核武器。而且他还破坏了权力的制衡,使美国的行政分支力量非常强大。假如我现在是总指挥,每个人都要听我指挥,国会也要接受我的法律,行政权力至上,那就是布什的立场。这在极大的程度上破坏了美国的民主基础。我感到非常震惊。因此我觉得自己反对布什总统,我花了很多金钱,付出了很多努力,来劝说人们不要相信他,那是在2004年,我没有成功。但是我觉得我做得对。后来,我开始思考,这是如何发生的呢?这在民主的国家怎么成为了可能呢?政府或者总统怎么可以误导人民呢?这于我的“开放社会”的理解是相违背的,所以我要重新思考“开放社会”这一概念,然后我意识到,其中有瑕疵。这是Karl Popper的理论,我追随了他。

  索:中国是一个开放着的社会,我觉得有很多自由的讨论,我觉得对于世界来说,中国朝着“开放社会”迈进也是很重要的。不一定要采用西方的民主,因为那也不是完美的。但是他们一定要这样的意愿。……

  当前,中国在世界上不断赢得权力和影响力,比其他国家都要快。这很重要,中国的崛起应该为世界所接受,这就要求更好的理解,而且中国也要让自己能够被世界所接受。这就是为什么要有、法治,最重要的是法治,因为如果没有它,政府就会专制,会成为具有威胁力的组织。……

  戈辉:我还有几个问题,关于您如何理解幸福的人生?我想引用Wiem的话,他是您的朋友对吧?他说“在他(您)的真实生活中,您实现了您所期望的认可,一切都按照您的意愿发生。您注重保持身体健康、第一候选人、商业基础坚实”。

  索:我上了年纪的时候,实现了我所希望的大部分,但是不觉得这还不是最后的结局……

  戈辉:我还想引用Wiem一段关于您的个性的话,他说:“如果我关于印度、巴基斯坦有什么困惑的话,我会去找他(索罗斯)谈谈,但是如果我在婚姻上遇到了问题,我不会去找他的。是这样的吗?



相关阅读:优德官方网站

上一篇:我被知识付费割走了上万元
下一篇:许戈辉与《名人面对面

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   网站地图
m